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围猎”三丰智能:神秘基金攒局、草台班子唱戏,无实际业务的合作方“请君入瓮”?|清流

时间:03-2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6

“围猎”三丰智能:神秘基金攒局、草台班子唱戏,无实际业务的合作方“请君入瓮”?|清流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周淼 主编|赵妍 湖北三丰智能输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丰智能”,300276.SZ)偏居于黄石一隅,以汽车智能输送系统起家,2017年,一笔达26亿的并购让三丰智能尝到甜头,业绩翻倍增长。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2023年,因并购标的承诺期过后业绩“变脸”,三丰智能大幅亏损并收到了监管函。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上一笔并购风波刚过,三丰智能又在去年与关联方共同投资了另一家公司。 虽然这笔投资金额不大,对于三丰智能目前看来并不起眼,不过清流工作室发现,这笔投资并不寻常,除了投资标的业务存疑,公告披露信息与实际情况“货不对版”外,在背后运作的操盘手也神秘莫测。 尽管无法预知这笔投资的后续发展,以及三丰智能是否会投入更多资金,但种种迹象表明,三丰智能可能已经落入了一场“骗局”之中。作为一家公众公司,诸多迹象值得警惕。 投资标的业务“货不对版”? 这个非同寻常的投资,是去年7月,三丰智能发布公告称,为满足公司战略,将出资2000万元与第三方公司中科节能减排产业研究中心(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中科节能”)及关联方共同投资“博睿斯数字能源(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博睿斯”)。 博睿斯的业务,根据公告,则是“以露天矿山无人化作业和新能源重卡货运作为核心业务,将打造出适配于矿区生产物流的端到端智慧矿山无人运输系统和新能源重卡货运数字化运营新场景,可向客户提供完整的无人运输运营服务解决方案”;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公告提及的“矿山无人运输系统”,指通过自动化、智能化技术,实现矿山的开采,该业务涉及到一种无人驾驶技术。近年来,这一赛道的确受到了资本热捧,不过目前也仅部分头部厂商实现了商业化落地。 从时间线上来看,博睿斯是于2023年5月设立,即上述投资公告发布前两个月。根据公告,三丰智能拟以自有资金出资2000万元对博睿斯进行增资,增资后公司将持有其22.99%的股权。 但对比工商登记,三丰智能这笔2000万元的投资,第一处“货不对版”的地方出现了。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2023年8月8日,博睿斯进行了工商变更;但三丰智能的2000万元增资,并非公告的持股22.99%,而是20.35%; 这还不是全部。2024年1月,博睿斯再次引入其他投资者后,三丰智能这笔2000万元投资,持股比例下滑至16.98%; 而按照三丰智能上述公告披露的协议内容,丙方(博睿斯)应在甲方(三丰智能)支付增资款后的下一个工作日开始办理关于增资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以使得工商变更登记之后的股权结构与协议约定一致; 也就是说,三丰智能理应是博睿斯在其发布投资公告后首次进行工商变更时唯一的新增股东,且持有该公司 22.99%的股权,即与公告中披露的内容保持一致。 对于这一情况,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陈文明主任对清流工作室称,上述情况意味着上市公司存在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的情况,涉嫌信披违规。 除了持股比例与公告数据不符外,博睿斯的业务开展状况,则可能是第二处“货不对版”的地方。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在2024年初再次引入投资之前,博睿斯在去年年底对外收购了两家公司,分别是“山东宏诚绿电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宏诚绿动”)、“山东宏诚绿动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宏诚绿电”); 据工商信息,宏诚绿动、宏诚绿电成立时间均不长,分别于2022年12月、2023年3月成立,均位于山东日照,分别从事新能源技术推广、供应链管理服务;目前,两家公司均由博睿斯全资持股。 虽然无法知道博睿斯收购上述两家山东公司花费了多少现金代价,但两家公司的股东常卫、詹华彦,出现在了博睿斯2024年初的新增股东名单中。 清流工作室梳理,常卫、詹华彦指向一家电动重卡运营商“陕西中蓝远宏电动交通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中蓝远宏”)。 在公开平台能看到,常卫是中蓝远宏的董事长、创始人,2023年12月则以博睿斯总裁的身份参与行业论坛;而詹华彦,在公开报道中曾以中蓝远宏董事长助理的身份出现,去年年底也以博睿斯场景总经理的身份出现。 清流工作室联系到中蓝远宏内部人士,在该人士口中,博睿斯本身没有实际业务,是家产业基金,去年并购了他们在山东宏城绿电、宏城绿动的项目,而博睿斯也主要运营他们山东的项目; 清流工作室进一步联系到常卫,与上述人士的说法相同,该人士也表示博睿斯是家产业基金。“博睿斯是我在做,他们(股东方)都是做投资的,不是很懂技术”,该人士称。 而结合上述宏诚绿电、宏诚绿动及博睿斯的工商变更记录及上述人士的说法,博睿斯是在被投资后才“突击”收购了相关业务,并引入对方公司的董事长及高管作为股东,并实际运营业务? 那么,中蓝远宏的实际经营情况又如何?在2022年的公开报道提到,中蓝远宏专注于运输电动化运营、充换电场站运营、电动化运输方案设计咨询服务等业务,且与国家电投、吉利集团、三一集团等企业进行项目合作与咨询。 不过工商信息却显示这似乎像个”草台班子“——该公司于2020年成立,2020年至2022年,该公司工商年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人、2人、1人。目前,该公司旗下并无任何公司,历史投资的公司仅有上述位于山东日照的宏诚绿动、宏诚绿电两家成立时间并不长的公司。 中蓝远宏的合作伙伴则告诉清流工作室,中蓝远宏曾在陕西做电动重卡运输,但是受限于资金,该公司便不做陕西的业务,转去山东港口做运输了。 在上述人士看来,中蓝远宏的经营范围只是纯粹的一个运输,所以核心竞争力弱些,“最初是做铜川到西安的砂石料运输,是大宗物流里最不值钱的了,结账方面或者付款方面比较难一点,把他们拖累了”,该人士表示。 该人士还称,“他们(指中蓝远宏)目前在陕西还有个充电场站,大概12个充电桩”。 同时综合来看,这个自称实际运营博睿斯业务的团队,似乎也没涉足过“露天矿山”涉及的矿用卡车运营。 清流工作室从中蓝远宏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到,该公司主要做公路方面的电动重卡运营,至于矿卡,该人士则称,目前没有好的项目,他们都是从电动重卡入手。 也就是说,中蓝远宏可能仅能满足博睿斯“新能源重卡运营”的业务需求。而至于博睿斯自称的另一块核心涉及的露天矿山无人驾驶技术,可能至今尚未涉足? 一名矿山无人驾驶技术头部企业相关工作人员对清流工作室称,矿山无人驾驶技术其实需要很长时间的沉淀,即使技术出来了,还要考虑产品适配不适配的问题,需要长期地和矿山打磨。 上述电动重卡业内人士亦对清流工作室称,(矿山无人驾驶技术)需要硬件(即车辆)支持,车辆整体也需要升级。“投入成本太大,维护成本也很高,一般只有央企做示范性的绿色矿山、智慧矿山才会去考虑”。 那么,对于如此“任重道远”的投入成本和维护成本,三丰智能这笔投资的合作伙伴们,又是什么成色和实力呢? 诡异合作方,可能无实际业务? 根据工商资料,博睿斯的大股东,为中科节能减排产业研究中心(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中科节能”),持有50.95%股份;三丰智能位列第二大股东,持有16.98%股份,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包括与三丰智能有关联的私募基金,以及其他自然人股东等。 也就是说,中科节能是三丰智能这笔投资中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工商信息显示,中科节能于2022年5月成立,注册资本为7800万元,共有五名出资股东,从出资形式上看,有两名股东是以货币形式出资,另外三名股东则是以知识产权出资。 在两名以货币形式出自的股东中,一家为“上海云族私募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云族基金”),该基金也为该中科节能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4%; 另一名是深圳前海创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创元”),持股比例1.15%;前海创元是三丰智能关联方,后者持有其20%,且三丰智能董事、副总经理柯国庆在该公司担任董事。 其余3名以知识产权出资的股东分别为“深圳先进储能材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先进储能”)及两名自然人;三者持股比例合计不到10%。 其中先进储能为科力远(600478.SH)控股,该公司主营新能源电池、材料及储能业务;另两位自然人股东,清流工作室了解到均为具备化工、能源方面的学者。 在三丰智能的公告中,中科节能这位合作伙伴的经营范围包括碳减排、碳转化、碳捕捉、碳封存技术研发;电力行业高效节能技术研发;采矿行业高效节能技术研发等; 但从清流工作室的访谈记录看,三丰智能这名重要合作伙伴中科节能,究竟有没有实际业务,可能是个谜。 至少两名知情人士称,中科节能成立是曾称要开展储能、钠离子电池业务,也因此与前述“以知识产权出资的股东”合作,但实际上至今各方并未真正展开合作。甚至持有股份的学者股东,还出现过无法联系上公司投资人的情况。 “以知识产权出资的股东”先进储能股权投资相关工作人员也称,该公司内部并未找到与该公司(中科节能)或相关项目的对接人;这名工作人员说,“正常情况下,如果双方有展开项目合作,应该是能找到对接人的”。 也就是说,虽然三丰智能的合作伙伴中科节能,当时引入了知名上市公司、专家、教授以知识产权入股,并号称要与开展储能、纳电业务的合作,但按照各方的说法,时隔两年都未展开过合作。 如此合作方,与上市公司三丰智能共同投资、“运作”博睿斯,甚至涉足“投入成本太大,维护成本也很高”的“矿山无人运输系统”,究竟靠谱不靠谱? 投资方背景神秘 种种迹象表明,串联起这个投资局的关联人物,指向了中科节能背后的“上海云族私募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云族基金”)。 从股权层面上看,云族基金是中科节能的直接控股股东,也是博睿斯的间接控股股东;在招聘网站上,也能看到云族基金也在发布关于储能、物流、重卡等相关职位的招聘信息。 云族基金,是自然人“杨俊健”,通过其全资持股的“蓝美航空(深圳)有限公司(下称“蓝美航空”)与另一名自然人余文辉各持股45%、55%;此外,杨俊健还为上述博睿斯、中科节能、蓝美航空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高管。 但是,可能无人知道“杨俊健”是谁。 清流工作室自上述与博睿斯、中科节能打过交道、有过合作的人士处了解到,他们均是与一名名为”肖钢”的人士洽谈合作。在上述人士口中,“肖钢”或才是博睿斯的实际控制人,也是云族基金的总经理。 云族基金的背景又如何?在公开平台上,云族基金对外介绍为一家综合性投资控股机构,通过基金的资本纽带和产业调研能力、资本运作背景,致力于上市公司资源整合、产业布局、市值运营等。 清流工作室在证券基金业协会官网查询,该基金2018年于中基协登记,最后一次更新时间是2022年7月,期间在2018年至2022年,该基金备案了3只产品,其中有2只目前在工商局已登记注销; 从持股比例来看,云族基金对上述产品持股比例均在0.1%左右。且这些基金产品均被提示“信息报送异常”,具体包括信息报送异常超过1年未整改、未按要求按时提交财报、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等。 而云族基金对外投资的公司中,或仅有一家上述余文辉全资持股的“招银融创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曾有实际业务,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关联品牌为“鲸榕视界”; 而其关联的公众号“鲸榕”介绍为“中小企业融资加速器、提供免费咨询服务”,该公众号2020年4月注册,仅运营2个月后便不再更新。此外,在知乎等平台上,“鲸榕”亦被消费者控诉是“骗子公司”。 除了云族基金自身业务存疑,其股东方的情况则更加蹊跷——与非法集资有关联的人士,山寨业务网站等等劣迹斑斑。 在股东背景方面,云族基金对外介绍自称,拟以上述蓝美航空,深基投、成都高新投、江苏毅达为合伙人,组成私募投资领域豪华的合伙人组合。不过从工商信息上看,仅蓝美航空显示为该公司股东,且也是近年才入股云族基金。 在中基协官网,云族基金的出资人为余文辉和罗肇辉二人,但在此前,云族基金的股东方也曾多次变更,最早是一家私募基金“上海大观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大观”)及其关联方“上海公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7年,云族基金的股东变更为罗肇辉及另一名自然人徐平,而直至2018年于中基协官网备案前,余文辉才出现;2021年,余文辉还在罗肇辉2019年成立的公司担任监事,该公司于2023年注销。 不过2020年起,上海大观被曝非法集资并被查处,而罗肇辉则因曾任上海大观的法定代表人在2020年年底被限制高消费,2021年7月,“杨俊健”才通过蓝美航空代替罗肇辉成为了云族基金的第二大股东。 而蓝美航空是什么情况?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其名称、主要人员也几经变更,经营范围自最初的“安防技术防范产品”,变更为“承办会议、投资及企业管理咨询”,之后又新增了“民用航空器销售等”;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该公司该共关联了两家网站,一家域名为“yunzujijin.com”; 该网站打开后显示为“云族基金”的官网,不过从布局上看,该网站与另一家投资机构“汉能(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投资”)的官网雷同,包括其业务介绍、联系方式等都与该公司一致; 不过从股权关系上看,该公司与云族基金并未显示有任何交集。对此,清流工作室向汉能投资核实,对方工作人员也称不认识蓝美航空、云族基金。 另一个关联网站域名为“lanmeiclub.com”,该网站显示,蓝美航空以“私人飞机”为核心业务,旗下包含“商务出行、高端康养、圈层私宴”等板块; 不过与上述“云族基金”官网的情况相似,在上述蓝美航空官网披露的“运营中心办事处”(含香港、美国、阿联酋(迪拜)及加拿大运营中心)的联系地址,与一家同样做私人飞机、包机业务的公司——ACS(Air Charter Service)的地址相同。 不过清流工作室查询得知,对此,清流工作室向ACS公司相关工作室人员核实,该人士则称曾公司近年和澜媚航空合作过,并表示不认识蓝美航空。 所以,三丰智能的这笔投资,究竟走进了一个什么局?未来又会发生什么?作为一家公众公司,种种迹象可能都值得警惕。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