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唐嫣聊《繁花》:过去三年,是我的人生重场戏|对话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0

唐嫣聊《繁花》:过去三年,是我的人生重场戏|对话

对话 · 唐嫣以下为采访摘要过去三年 是我的人生重场戏汪小姐一句“我是我自己的码头”,在这个冬天,鼓舞了很多人。《繁花》中唐嫣饰演的汪小姐,曾是外贸公司风风火火的白领,也是工厂中逆境成长的虹口小汪。在商场如战场的博弈中,最终她靠着智慧和韧劲儿,逆风翻盘,成为汪总。汪小姐,刷新了人们对唐嫣的认知。曾经人们称道她的外形,但如今,人们认可她的演技。田川:三年拍摄对每个演员来说都很长,现在回看杀青时候的情景,感觉自己最大的蜕变和收获是什么?唐嫣:我在微博上发的那张哭肿眼睛跟导演的合影,是我在这部戏三年来的最后一个镜头。当时就觉得,这一刻还是来了。其实现在都不想聊这个话题,一聊就会勾起所有的回忆,心里就有一阵不舍。刚刚就有一股气涌到了胸口,我就觉得要压下来。不敢想起,生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其实快杀青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会是最后一个镜头吗?看到导演又走到了现场,大家都在换机位,就又松一口气,原来不是最后一个镜头。你会觉得又多了一点跟“汪小姐”共处的时间,哪怕只多一点点,心里都会很满足。直到最后导演跟我说,“最后一个(镜头)喽”,我瞬间泪崩。田川:为什么会那么不舍?唐嫣:很难描述,之前从没在一个角色身上停留过三年之久,我也是第一次经历。在拍《繁花》之前,我对表演是非常喜欢,但现在我对表演是热爱。△唐嫣杀青时与导演王家卫合影遇到《繁花》时,唐嫣已经演了十几年的戏,由她主演的《何以笙箫默》、《锦绣未央》等多部影视剧,几乎都能轻松拿下收视冠军,网络播放量更是一再创新高。但外界对唐嫣的印象也多停留在流量这一标签上,很少有人关注她的演技。直到2020年唐嫣遇到了《繁花》。△电视剧《繁花》唐嫣 饰 汪小姐(汪明珠)三年时间,她只拍了这一部戏。剧中饰演范总的演员董勇,提起唐嫣来都时常感叹,他说三年时间里他都抽空去拍了两部戏,但唐嫣没有,她一直守着角色,守着剧组。即便面对王家卫独特又煎熬的拍摄方式,唐嫣也从不叫苦叫累。田川:你觉得拍哪场戏的时候最难熬?唐嫣:那场戏此生难忘,拍的是小汪人生最低谷的阶段,她当时已经被现状压得快喘不过气了。但这种经历,这种感觉说实话我没体会过。而且董勇老师演技很厉害,他就坐在我对面,看到他演得那么好,我压力更大。但是导演很厉害,他在监视器前面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导演就走到旁边拍拍我的肩膀问,你怎么了?这句话一说,我眼泪就满眶了。但是旁边又有很多人在,就有点不知所措,我就跟导演说,我不行了,然后眼泪一直掉。田川:好让人心疼。唐嫣:真的不受控。然后导演就跟我讲了很多,他说一点都不着急,我们先休息,吃点东西,转移下注意力。之后他就开始讲别的,说完他就说,你现在不就是小汪的状态吗?此刻你就是小汪需要的状态。我说真的吗?导演说是,快去。演完之后导演说,好,卡,过了。我看回放时就觉得,这是我吗?我也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自己。就是那场戏之后,我觉得自己的状态变了。田川:你觉得之前和之后的状态有什么不一样?唐嫣:之前觉得这部戏很特别,从导演到演员,到整个制作班底,所有都那么好。我就觉得不能辜负它,一定要全力以赴,但怎么尽全力……田川: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使劲。唐嫣:对,自己是懵的。但在这场戏之后我变自信了。原本可能是“行,好,来吧。”但现在是“来吧!就算错了又怎样。”所以这场戏给我的力量已经这么大了,你想想这三年带给我的是多么大的改变。所以我才会说,过去的三年是我的人生重场戏。《繁花》的导演王家卫,是华人电影史上独特又难以企及的存在。他的电影享誉国际,拿奖无数,只要是有份量的国际大奖,都能看到王家卫的获奖记录。经他调教过的演员也无不成为实力派。回忆第一次见到王家卫,唐嫣就感到惊喜。她发现这位国际大导演竟然认真到几乎看过她所有的戏,甚至精确到唐嫣和胡歌早期作品中的某一场对手戏。在任何时刻,提到《繁花》和王家卫,唐嫣都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和感激。唐嫣:导演跟之前想象的样子不太一样,他非常儒雅而且有亲和力。田川:他那么高,而且总戴个帽子和墨镜,穿一身黑,也不讲话,就会让人觉得很威严。唐嫣:他很高,1米9,但一点距离感都没有。我记得第一次见导演的时候,他虽然戴着墨镜,但他是笑着的,我看到了他的牙齿,心里一下就松了很多。因为我是一个很社恐的人,通常第一次见到我的人都以为我话很少,但那天我跟导演话非常多。也可能是因为导演用上海话跟我聊天,我一下就放松了很多。我非常感恩导演,他就像我的恩师。我从导演身上学到太多东西了,不仅仅是表演,还有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极度认真的态度。我们私下都会开玩笑说,这是“繁花电影学院”,导演就是我们的电影学院院长。这个学院里,没有一个人会想要有一丝松懈,这太难得了。我们会觉得过去三年,是在“世外桃源”。不盲目自信 也不妄自菲薄田川:演员其实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职业,你怎么应对随时可能会被取代的职业状态?唐嫣:刚入行的时候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儿,其实前几年都有过。这很正常,证明你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这个角色可以找你演,也可以找我演,就说明我不是不可替代的。但如果非得找我演,那对于这个角色而言,我就是不可替代的。我就是这样想的,也没什么特别的鸡汤。田川:最开始被替换掉的时候会觉得不甘吗?会觉得为什么是自己?唐嫣:那时候不是不甘,可能都没胆不甘。因为很稚嫩,很青涩,也没什么经验,别人为什么要选你啊?选到你那是非常幸运,没选,也情理之中。田川:你从来没有因为自信而高估过自己吗?唐嫣:我不妄自菲薄,也不盲目自信。不会觉得自己特别厉害,怎么怎么地了。但也不自卑,觉得我不行。高中毕业,唐嫣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从中戏毕业三年后,唐嫣遇到了帮助她演艺事业快速上升的作品《仙剑奇侠传三》。那段时间,“仙剑三”风靡两岸三地。之后唐嫣出演的《金玉良缘》、《何以笙箫默》等热播剧,更巩固了她偶像剧甜美女主的戏路。演艺事业最忙碌的几年,唐嫣马不停蹄地拍戏,仅在2015年一年时间里,她就有9部影视剧作品上线。田川:之前是非常高密度的工作状态,一下就转成三年一部剧,而且在这期间也没有接任何其他作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工作节奏转变?唐嫣:那段时间就是年中无休。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被推着往前走,自然而然就那样了。其实没人逼你这么做,只是你以为就是这样的,也没时间去思考别的,因为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然后忽然有一天就觉得,我累了,不是身体上的累,是心累,感觉自己好像遇到瓶颈了。田川:就是2018年给自己放了8个月假的时候吗?唐嫣:对,其实2017年就开始有这种感觉了,非常强烈的念头,之前从未有过。其实在那之前我没什么自己的生活,每天都在剧组里,所以就决定让自己停下来,慢下来。当时也提前半年跟经纪人说可能想年底休息一下,因为她之前从未听我说过要休息之类的话,所以也当真了,真的把过年的时间空出来了,我就休息了。等过完年也有很多戏来找,其实这些戏我是比较轻松可以驾驭的,但我看了之后不知道该怎么演。田川:和之前的角色类似?唐嫣:对,没什么挑战,所以就都没接。然后就这样过去了七八个月。田川:一个演员在黄金期突然离开七八个月,你不害怕大家就忘记你了,也不再有以前的机会了吗?唐嫣:可能因为我天生就是乐天派,真是一点没往那儿想,也不知道是缺心眼还是怎样,就没想到那一茬。结束8个月的休息出来工作,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其实懵了一下,我说啥意思啊?就是超出了我的概念,对我来说超纲了。田川:那8个月你都做了些什么?唐嫣:练钢琴,学插花,学画画,学语言,学滑板……然后每天下午2点打进来一束阳光,我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看,感觉生活真美好。田川:后来是什么角色打动你,觉得要开工去挑战一下?唐嫣:后来是因为经纪人跟我说,你真的不能再歇了(笑)。如果她不跟我讲,我其实仍然在享受那个过程,没有觉得慌,每天都好充实。然后看到自己的画会觉得,我竟然还能画这个。那个状态其实就是在给自己充电了。唐嫣和《繁花》中的汪小姐一样,都是上海出生,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网友们开玩笑称唐嫣的父亲是“梦中情爸”。唐嫣小时候,唐爸因为不满意商店里童装的款式和做工,就去学了裁缝,给唐嫣做衣服。唐嫣学钢琴看不懂琴谱,唐爸就自己学会再去教女儿。《繁花》宣传期里最温馨的传闻,就是唐嫣的父亲每天都会接她下班。田川:好多人说特别羡慕你爸爸每天都接你下班。唐嫣:这个我要辟个谣。田川:不是这样吗?唐嫣:大家网上看到的图片确实是我爸接我,但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至少不是拍摄《繁花》的这三年。它的确是过去一段时间的常态,但从某个时间点开始,我确实刻意在改变这种状态。我只要在上海拍戏,无论多晚,我爸都会接我。我知道这是他对我的父爱,包括我妈妈也是,我是在非常有爱的家庭成长的。因为我平时工作在外不怎么在家,所以我们会非常珍惜可以相处的时间。而且如果我跟我爸说你不要来接我,他会难过的,我也不想用这种(直接的)方式跟他讲。因为我爸会要求我上车就给他打电话,他会算好时间下来等。他算时间的本领太厉害了,永远是他刚到,我的车就到了。后来我心疼他,因为经常是凌晨两三点接我,刚好有一段时间工作也是结束的很晚,我就想无痛转变一下。我就跟他说你先睡,我不知道几点收工,结束了我再打给你,他说好,然后就先睡了。后来有好几次我就直接上楼了,他开门的时候就说,哎呀,怎么自己上来了?我就打哈哈,不让他认为我是在刻意做这件事。有过几次,慢慢就无痛转变了。田川:那后来工作节奏的改变,是希望跟家人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吗?唐嫣:不完全是,他们没有给我任何压力,我也没什么家庭负担,或是需要我提供什么情绪价值。他们是我非常坚实的后盾,很多东西都不用心,让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里。我操△唐嫣拍摄《繁花》的三年,唐嫣在生活角色上也迎来了新的转变。田川:你需要在工作和自己的小家庭中做平衡吗?唐嫣:就像我休息了8个月也不会想到焦虑这茬,“平衡”这个词儿我也没想过。我就是顺其自然,顺理成章的在做一些事儿。好比说我收工回来,睡觉之前,我会把今天谁给我发消息了,工作上有什么事,家里有什么需要处理,就在这会儿把它处理好。它就变成我每天的习惯了,我会在这个时间复盘生活和工作上的事。有时候可能已经四五点了,那我就会把闹铃定在9点或10点,起了之后可能我就去给女儿开家长会了。开完家长会,中午的时间刚好够我处理家里的事情。然后午饭后就开工了,很开心。我觉得这是我的常态,没有想着要去平衡,但就是自然而然的在做。田川:你说很难遇到像汪小姐这样跟自己这么契合的角色,你觉得她和你有什么相通的特质?唐嫣:比如我们都要做自己的码头,还有乐观,我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我觉得这是我们相像的地方。田川:现在在事业上,你在意的是什么?唐嫣:现在更注重琢磨如何去演好一个角色。演完一场自己觉得还不错的戏的时候,会有自豪感。看回放的时候会觉得,不错,开心。我觉得我很幸运可以成为《繁花》的一员,能在这样的“世外桃源”里工作三年。如果你能看到我的变化,我可以说是这三年给予我的。制作人:张燕编导:伊帆编辑:612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